寧夏林業人王錦林:用青春和汗水澆灌出沙地綠洲

2018年09月20日12:02  來源:寧夏新聞網
 

  講述人:王錦林

DSC_0308.JPG

王錦林。

  人物簡介:王錦林,56歲,1981年參加工作,1984年10月至1987年9月在河南洛陽林校脫產學習,先后擔任過鹽池機械化林場高沙窩分場出納,柳楊堡分場副場長、場長。自2002年出任哈巴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生產科科長后,他帶領一線生產人員,累計完成人工造林16.25萬畝,森林撫育9.5萬畝,封山育林18.5萬畝,使保護區林草覆蓋率由原來的15%提高到了41.75%。因工作成績顯著,被寧夏綠化委員會授予“天然林資源保護工程先進個人”稱號,並榮獲寧夏回族自治區科學技術進步三等獎。

外志1.jpg

王錦林(右)向記者介紹沙地上長起來的各種灌木和喬木。

  與風沙抗爭播撒綠色
  我的父母是林業人,作為林業職工的子女,我從小就對這個行業有一份特殊的感情。1981年我高中畢業就參加工作,成為鹽池機械化林場的一名職工。那個時候,19歲的我想法很簡單,就想踏著父輩的足跡干點事。 
  剛參加工作時,鹽池的沙害比較嚴重。老百姓有句話說得很形象:“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沙子滿地跑,沙丘比房高”。每年清明前后是植樹地最佳時間,記得那時候在高沙窩大沙頭有一個3000多畝的護林點,每年開春,場長都會帶著我們去那裡挖坑栽樹。那時年輕,身體也好,我們每人扛著四五捆新疆楊、沙柳樹苗步行到護林點。在那裡,住的是臨時搭建的地窩棚。每天大清早吃完早飯,就帶上水和干糧饃去植樹點,一干十幾個小時,直到晚上才能回到地窩棚吃上一頓熱面條。記得有一次遭遇沙塵暴,一位同事迷失了方向,直到第二天才找到。就這樣,我們一干就是一個春天。

外志3.jpg

這是鹽池機械化林場實施的新項目。

  沙地造林是需要經驗和技術的。剛開始我們沒有經驗,種在沙丘上的樹苗被風一吹,根就裸露出來,經太陽暴晒就死掉了。我們一邊干,一邊總結經驗,和風沙斗智斗勇。遇上大風揚沙天氣,我就爬進沙窩注意觀察研究風沙的規律,看風沙從何方起,向何處落,哪裡能種草,哪裡能栽樹。最終我們掌握了風沙的脾性,總結出了“先壓沙,后栽樹”的沙地植樹種植方法。
  病虫害防治一刻也不能放鬆
  有了好方法,還得有好的種植技術,這樣才能提高樹木的成活率。比如我們栽種的花棒、楊柴屬於耐旱沙生灌木,剛栽上是不能澆水的。每年開春風沙大,沙地表面都會落上一層10厘米厚的浮沙,栽種時一定要刨掉,否則干沙和濕沙混在一起,樹木成活率非常低。再比如樟子鬆等喬木,栽種時就必須把水供足,否則根系失水也會死掉。每一種植物都有它的生長習性,植樹造林的每一個環節都要把好技術關,這樣才能確保種一片,活一片,綠一片。

外志2.jpg

王錦林仔細查看樟子鬆的長勢。

  種樹不是一勞永逸的活計,樹種活了,又面臨著病虫害的嚴重威脅。我們這裡種植的主要是灌木和喬木,遇到的虫害主要為榆尺蠖、花棒蠹蛾、沙柳蠹蛾。就拿榆尺蠖來說,它的幼虫能在半個月時間裡把榆樹的葉子全部吃光,嚴重影響樹木的當年生長量。 
  除了確保把樹種活,還要想著怎麼讓樹“成材”。這些年我花了很多精力研究有害生物的防治。大西北的林業病虫害研究周期短,時間緊,一般在夏秋兩季,隻要有時間我就會到林子裡採集昆虫標本,觀察、記錄不同虫害出沒的次數、時間,覓食的樹種,出飛的范圍等,再向林業專家請教對策。近年來,我們引進的性誘技術,對榆木蠹蛾、花棒蠹蛾、沙柳蠹蛾以及蛀干害虫等進行了有效地防治。
  從造林到護林,林業人的自豪與挑戰
  鹽池機械化林場主要承擔著鹽池北部毛烏素沙地南緣以及鹽池中部大流沙帶的沙害重災區治理。從父輩起,經過我們兩代人近40年的努力,這兩條沙帶已基本被固定了。2006年6月,國家在鹽池機械化林場的基礎上成立了哈巴湖自然保護區,經過十多年的努力,保護區林草覆蓋率已由之前的5%提高到41.75%。如今走在鹽池縣境內,已經很難看到大面積裸露的沙地,目光所及都是生機盎然的綠色。

DSC_0325.JPG

沙地草方格裡長出的綠色灌木。

  近年來,國家對林業發展越來越重視,我們的職責也由造林變成了護林,這對於林業人來講又是一個新挑戰。2016年,國家批復了鹽池機械化林場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項目,該項目總面積10000公頃,其中哈巴湖分場7000公頃,我們採取“全面封禁、嚴格保護”的措施,充分利用大自然的修復能力和人工促進保護區內植被增加。如今在禁牧區,除了一簇簇的沙柳和樟子鬆等樹木,還有楊柴和沙打旺密密麻麻遍布其中,每到夏秋季節,紅色、紫色的小花點綴其中,非常漂亮。

外志5.jpg

王錦林採用性誘劑誘殺各種害虫。

  我有一位醫生朋友,他說他的工作體現在一對一的診療和救治服務,而我的工作是用成片的綠色詮釋的,是造福人類的生命工程。說句心裡話,作為一名林業人,每每看到連片的沙地由黃變綠,我的內心都會升騰起一種無法言說的欣慰與自豪感。(寧夏新聞網記者 楊洲 徐靜/採訪整理  楊洲/圖  馬建寧/視頻)

(責編:吳隆重、賈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