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上江南,有了“紫色新名片”(砥礪奮進六十載·塞上寧夏譜新篇)

本報記者 姜 峰

2018年09月13日07:4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賀蘭似屏,黃河如奔,塞上陽光充足,這樣的好水土是葡萄的理想家園,老蔡夸自己的釀酒葡萄園地緣優勢得天獨厚。整形修剪、控制灌水……“肥雖好,也不敢可勁兒喂,不然葡萄能長多,卻長不好。”老蔡大名蔡立德,寧夏吳忠人,2002年從山大溝深的同心縣扶貧移民到引黃灌溉的紅寺堡區,起初種玉米剛夠溫飽,12年前在政府引導下改種釀酒葡萄,從此嘗到了甜頭,精心呵護葡萄園到如今。

“降產量,提糖度,控制肥水才能釀好酒,老蔡思路對,重質不重產。”一旁,來自寧夏葡萄產業發展局產業處的李文超頻頻點頭,他對寧夏葡萄種植史如數家珍:“釀酒葡萄,在寧夏屬於‘外來戶’。1984年,被譽為中國葡萄學泰斗的賀普超走訪塞上,發現賀蘭山東麓‘熱量豐富溫差大、日照充足降水少、砂石土壤透氣好’,便開始試種。”

萬事開頭難。“最初釀酒葡萄長得隻有玉米粒大小,農墾的創業者白手起家,愣是用腌菜缸,釀出了第一批‘寧夏產’葡萄酒。”李文超對記者感慨。

試釀成功后,依托獨特的自然稟賦,越來越多的“老蔡”,把釀酒葡萄種植發展到了57萬畝的規模,佔全國的1/4,寧夏賀蘭山東麓一躍成為國內釀酒葡萄集中連片的最大產區,有人把它稱為塞上江南的“紫色新名片”。

短短30多年,憑啥就能后來居上?天幫忙,更要人努力:《寧夏回族自治區賀蘭山東麓葡萄酒產區保護條例》,這是全國第一個為保護葡萄酒產區而出台的地方立法﹔還有第一個省級葡萄產業管理委員會、第一個世界葡萄與葡萄酒組織省級政府觀察員……“如今,葡萄產業每年為扶貧移民提供12萬個就業崗位,貢獻當地農民人均純收入近1/3,成為脫貧攻堅的‘領頭羊’。”李文超笑道。

后來居上更要懂得居安思危,寧夏“紫色新名片”同樣面對喜與憂:喜的是2013年,寧夏產區被編入《世界葡萄酒地圖》,躋身全球葡萄酒產區新板塊﹔憂的是經銷商多以葡萄原料或原酒的方式收購,雖然產區有名,卻鮮有叫得響的本地拳頭產品和品牌酒庄,產業亟待轉型升級。

這不,近兩年老蔡的葡萄園加入了當地酒庄“正規軍”,“政府引導並推廣‘酒庄+基地+農戶’的模式,通過土地流轉、訂單合同、技術培訓,把廣大農戶納入到種植、採收、釀造的統一標准全產業鏈”,蔡立德告訴記者。為了擦亮這張“紫色名片”,寧夏又一次走在全國前列:第一個實行酒庄列級管理制度,走國際化、高端化、品牌化的新路子,生產高品質、有個性、能陳年的酒庄酒。

猶如塞上陽光,在現代經營理念滋養下,“紫色名片”愈發閃亮。“政府主打產區品牌,酒庄主打產品品牌,目前已建成酒庄86個,佔到全國1/3強。”李文超給記者算了一筆經濟賬:葡萄產業綜合產值已超200億元,先期建成的酒庄1畝葡萄園繳稅近1萬元,產業附加值大大提升。

此外還有一本生態賬:釀酒葡萄的水資源利用率遠高於種植糧食和蔬菜作物,是塞上的“用水效益模范”﹔同時也不“挑三揀四”,山荒地上也能安家,捎帶手還減少了水土流失。“而且,目前已有36個酒庄建成了旅游景區,年接待游客40萬人次以上,不僅酒庄綠化及防護林大幅提高了產區的森林覆蓋率,生態觀光游更為寧夏綠色發展添磚加瓦。”李文超說。

塞上人用辛勤汗水孕育了“紫色新名片”,這是果實對根的回饋。

《人民日報》( 2018年09月13日 06 版)

(責編:高嘉蔚、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