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業保險:穩產業更需穩自身

2018年09月12日13:54  來源:農民日報
 

近段時間,台風“溫比亞”造成山東多個縣市農村地區受災引發社會關注,尤其是農業損失的慘重和農民無所適從的苦楚,再次折射出我國農業保險體系不健全的現實困境。近年來,從自然災害,到疫情出現,再到農產品市場大幅波動,幾乎每次遭遇比較嚴重的災害,農民的心血付諸東流,都會提出以下問題:為什麼在大災面前,農業保險會如此脆弱?究竟怎樣才能讓農業保險這個農業生產的“穩定器”更好發揮作用呢?

事實上,農業保險在我國經歷了從無到有、從有到優的發展歷程,特別是2004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加快建立政策性農業保險制度”以來,農業保險進入高速發展的政策黃金期。一項統計報告顯示,僅2007-2016年,農業保險提供風險保障從1126億元增長到2.16萬億元,年均增速38.83%﹔農業保險保費收入從51.8億元增長到417.12億元,增長了7倍﹔承保農作物也從2.3億畝增加到17.21億畝,增長了6倍。這充分說明,我國農業保險體系正在不斷完善,其對農業生產的覆蓋范圍和保障水平顯著提升,農民的參與度也大幅提高。

當前,我國農業保險體系中扮演主要角色的是政策性農業保險,商業性農業保險佔比很小。政策性農業保險的保障標准一般按照“低保障、廣覆蓋”的原則確定,並主要承保農作物的物化成本。不可否認,從現實層面看,“低保障、廣覆蓋”首先適應了我國農業生產地域分布廣、涉及人口多、發展條件復雜以及分散經營的小農戶佔比高的特點﹔而“低保障”的前提是“低保費”,特別是2007年中央財政實施農業保費補貼政策以來,農民需要負擔的保費很低,這樣的制度設計有效推動了農業保險在農村的快速普及。

然而,隨著農業農村經濟的快速發展,政策性農業保險的前進步伐卻在大災面前頻顯趔趄。盡管保費低、扶持多,農民的獲得感卻不是很強。從主觀層面看,農民的保險意識不強是一個重要因素。有的農民對災害發生存在僥幸心理,認為買保險是白花錢﹔加之近年來種糧比較效益下降、農民的工資性收入增速快於經營性收入,農民的參保意願也受到影響。

但從更深層次的因素看,當前農業保險體系自身存在著一些不足:

一方面是保障水平不高,影響了“減震器”功能的發揮。雖是“低保障”,但政策性農業保險的賠付比例並不低,因其主要計算物化成本(有的省份和險種計入了一些非物化成本),而近些年農業生產中勞動力、土地租金等非物化成本大幅上升,有的甚至已經超過物化成本,因此導致了賠付金額與生產總成本的“倒挂”。以安徽為例,該省制定實施的《政策性農業保險實施辦法》規定“大災險”為水稻800元/畝、小麥650元/畝、玉米550元/畝﹔而安徽省物價局公布的數據顯示,2017年該省早中晚籼稻和粳稻的平均總成本為1119.71元/畝,小麥總成本為862.22元/畝,玉米總成本為842.53元/畝。除賠付金額不足以支持生產總成本外,保險品種較少也制約了許多農林牧漁產品的參保,比如,不少地方特色農產品就未被列入農業保險范圍。

另一方面是配套服務和運行機制不完善,降低了農民參與的積極性。經歷過災后理賠的農民,普遍反映理賠手續比較復雜,加上一些農村信息化基礎建設不完善,保險辦理信息化水平較低,個別地方在農業保險信息管理平台應用上甚至存在“腸梗阻”現象,影響了農民參保的滿意度。農業災害鑒定的技術要求較高,許多基層保險公司的人才和技術裝備難以達到要求,加上大災面前往往受災農民多、鑒定時間長、牽涉面積廣,以有限的人力做到高效的精細化管理是難以實現的。更重要的是,目前農業保險的大災風險轉移分散機制還不夠健全,當遭遇區域性大面積災害時,當地農業保險機構可能出現難以支付巨額賠款的運營危機。

可見,農業保險體系如果自身存在不穩定因素,將難以發揮好“穩定器”作用。2018年中央一號文件明確提出,“加快建立多層次農業保險體系”。針對農業保險體系存在的突出問題,主要應從兩個方面著手發力:

一方面,要以“擴面、增品、提標”為導向,優化農業保險體系的運營機制。擴大農業保險覆蓋面,給予地方政府更多自主權,依據地方實際選擇農林牧漁產品作為保險標的。增加農產品價格指數保險等多種農業保險險種,探索農業商業險、農村保險互助的多元化實現形式。進一步優化政策性農業保險功能定位,逐步轉變“低保障”的政策導向,提高賠付標准和補貼標准,將非物化成本納入賠付計算公式,重點實施好正在開展的稻谷、小麥、玉米三大糧食作物完全成本保險和收入保險試點。

另一方面,要以提高農民滿意度為目標,健全農業保險的配套設施和服務。簡化農民參保和災后理賠的辦理程序,大力推進農業保險信息化平台建設,推廣信息化參保方式。完善保險機構與災害預報、農業主管部門的合作機制,推動人才、資金、技術、裝備向基層傾斜,解決基層保險公司能力不足問題。健全農業大災風險分散機制,深入落實農業保險大災風險准備金制度。廣泛運用媒體並發動基層干部,加強對農民的宣傳普及。

站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歷史節點上,農業保險的作用愈發凸顯。隻有破解農業保險體系存在的一些問題,從根本上穩住保險這個“穩定器”,才能更好地為農業農村穩步發展服務。

加快建立多層次農業保險體系,一方面要以“擴面、增品、提標”為導向,優化農業保險體系的運營機制﹔另一方面要以提高農民滿意度為目標,健全農業保險的配套設施和服務。隻有從根本上穩住農業保險這個“穩定器”,才能更好地為農業農村穩步發展服務。(劉振遠)

(責編:高嘉蔚、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