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租”代“買”,日子過得也精彩(視窗·走近“租”生活(上))

記者 羅珊珊 林麗鸝

2018年09月07日11:4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在以前,說起“租”這個詞時,往往帶著些許“買不起”的含義。然而現在,人們的消費觀念有了很大轉變,不少人逐漸拋開了“買不起才租”的舊觀念,反倒是在買得起商品的情況下更願意選擇“租”,因為這種方式可以用更少的錢享受到更多的服務。現實中,誰願意以“租”代“買”?在租賃平台上,哪些物品最受追捧?完善租賃經濟,還需要從哪些方面發力?近日,本報記者對部分租賃用戶和平台進行了走訪。

“租”消費讓生活更輕鬆

“以前,舊衣服扔了浪費,放在家裡又佔空間。現在,衣服也能上網租,價格便宜、款式又多,還不佔地方,連搬家也變成了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從北京到上海,我搬家隻需要一個行李箱。”近日,因工作變動,北京某公關公司職員何潔要去上海工作,她告訴記者,租賃經濟的發展讓她的生活更輕鬆。“比如,以前衣服都是花錢買的,穿一個季度就不穿了,舊衣服扔了浪費,放在家裡又佔空間。現在,衣服也能上網租,價格便宜、款式又多,還不佔地方,連搬家也變成了一件非常簡單的事情。”

“市價6000元的索尼數碼相機,每天隻需要20元就可以租到。”家住杭州的李明說,前幾天去海南旅游,提前在“探物”上租了一台相機,旅行回來,一共隻花了100元。“其實並非買不起,但對我而言,相機的日常使用頻率並不高,買回來用不了幾次就閑置了。”

伴隨互聯網經濟的發展,租賃行業也搭上了“互聯網+”的快車。打開手機,租賃平台多了起來,租賃的商品也越來越多。服裝、玩具、電器、數碼產品……過去,租賃物局限於房屋或者車輛,現在卻已經發展為“萬物可租”的新租賃時代,隻有你想不到,沒有你租不到。比如,有專門提供服裝箱包租賃的“女神派”“百格租包”﹔有專門提供電子產品租賃的“機蜜”“機友數碼租賃”等﹔有提供兒童玩具租賃的“玩具超人”“摩玩”……其實大家平時經常使用的“共享單車”“街電”等,本質上也是租賃經濟。

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院長荊林波認為,租賃物大體可分為三大類:第一類商品價值高、貶值快,如手機、家電等數碼產品﹔第二類是使用頻次低的戶外場景產品,如帳篷、運動手表等﹔第三類是生活類商品,包括圖書、服飾、兒童玩具等,這類商品存在潮流變化快、轉讓困難等問題。“租賃服務正好有針對性地解決了這些痛點,幫消費者降低使用成本、減少閑置。”

新消費群體是租賃主力

“消費觀念轉變推動了租賃經濟的崛起,但是,一些租賃平台的較高押金將許多潛在用戶擋在了門外。發展租賃經濟,離不開信用體系的支撐”

“新興消費群體是推動租賃經濟快速發展的主力。”荊林波認為,以前人們覺得擁有物品,佔有權和使用權是不能分離的。現在“80后”“90后”甚至是“00后”已成為消費主力軍,他們更看重使用權。比如,購買貴重消費品要花一大筆錢,如果可以租來使用,何樂而不為呢?

南京某演出經紀公司職員張穎是一名十足的“手袋迷”。她告訴記者,由於工作原因,經常需要根據不同的工作場合,穿不同色系的衣服、搭配不同的手袋,“以前,這些不同款式的手袋都需要自己花錢購買,現在,通過租賃就可以實現。買一隻手袋的錢,幾乎可以支付1年的租賃費用,很劃得來。”

“消費觀念轉變推動了租賃經濟的崛起,但是,一些租賃平台的較高押金將許多潛在用戶擋在了門外。”荊林波認為,“發展租賃經濟,離不開信用體系的支撐。”

“機蜜”是一家從事智能設備租賃的平台,出租物價值昂貴,用戶需要支付大額押金,不利於企業擴大客戶群。“機蜜”的解決辦法是與螞蟻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合作,通過引入芝麻信用分數體系,推出免押金的信用租賃模式。隻要用戶的芝麻信用分數大於600分,就可以享受免押金租機服務。目前,這種模式已經應用到數碼產品、手機、圖書、服裝配飾、玩具、家用設備、藝術品等領域的租賃中。“芝麻信用生活板塊已經建立起租賃閉環生態圈,用戶可以‘一站式’享受到各種租賃服務。”螞蟻金服相關負責人介紹。

今年5月份國家發改委發布《關於做好引導和規范共享經濟健康良性發展有關工作的通知》,提出要“強化平台企業、資源提供者、消費者等主體的信用評級和信用管理。”與押金模式相比,信用模式不僅為用戶解決了前置資金沉澱的問題,讓租賃門檻更低,更重要的是避免平台挪用押金導致糾紛,用戶不必擔心“押金坑”。

荊林波認為,在互聯網時代長大的年輕人,享受到信用體系的各種福利,深知信用可以轉化為一種消費能力,自然會更加在意自己的信用值,這是一種雙贏的良性循環。

給消費者更多選擇空間

“租賃降低了消費門檻,讓我能夠以較低的價格獲得商品的使用權,從而滿足我對品質生活的追求”

“租賃平台的出現提升了我的生活品質。”上海某保險公司職工張雅剛工作兩年,工資水平不高,經濟實力有限。沒有接觸租賃平台之前,想買一件大牌服裝都需要考慮再三, “租賃降低了消費的門檻,讓我能夠以較低的價格獲得商品的使用權,從而滿足我對品質生活的追求。”

“租賃平台的出現給了消費者更多選擇空間。”時尚女裝租衣平台衣二三有關負責人雷崢認為,過去,消費者受制於收入水平,因為價格問題不得不去選擇相對便宜的商品和服務。現在,租賃將商品的使用權與所有權分離,使用商品的價格大大降低,更多、更高品質的需求從收入制約中被釋放出來,推動了消費升級。

“租賃經濟的發展,有利於更好拉動消費需求,從而產生蝴蝶效應,推動更多租賃模式創新。”荊林波認為,隨著租賃經濟的發展,不僅是年輕人,未來各個年齡階段的消費者都會潛移默化地接受新消費觀,新需求會帶來更多新供給。

“除了省錢,‘租’生活是一種綠色生活方式。”張雅認為,“過去人們的消費模式是‘買—用—扔’的單線型消費,而租賃提供了一種‘租—用—還’的循環型消費模式。‘租’生活避免了過度浪費,低碳又環保。”

6月,生態環境部牽頭發布《公民生態環境行為規范(試行)》,倡導簡約適度、綠色低碳的生活方式,明確提出踐行綠色消費。“租”生活也是一種綠色消費、資源循環利用的生活方式。

中國人民大學法學院教授劉俊海認為,從供給端來說,租賃經濟有助於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從需求端來說,租賃經濟可以提升人們的生活品質。對一些產能過剩、庫存積壓的企業而言,租賃可作為一項補充業務,增加商品需求、加快商品流轉速度、減少庫存。對消費者而言,租賃能夠最大化滿足人們的消費需求,提高生活質量。

從本質上講,租賃經濟也是共享經濟。國家信息中心分享經濟研究中心、中國互聯網協會發布的報告顯示,去年我國共享經濟市場交易額達4.9萬億元,比上年增長47.2%﹔其中非金融共享領域交易額達2.09萬億元,比上年增長66.8%。未來5年,我國共享經濟有望保持年均30%以上的增速,租賃經濟前景廣闊。

■鏈接

“租”生活,試試這些平台

探物:專業的數碼產品租賃平台,涉及品類包括游戲主機、運動相機、無人機、單反相機及鏡頭、VR智能穿戴、音箱及耳機等。用戶可以通過探物APP、探物科技官網、支付寶生活號、支付寶小程序、微信公眾號、微信小程序等線上平台享受24小時便捷租賃服務。

衣二三:一款女性時裝月租平台,主打包月換衣服務。該平台實行會員制,人們隻需繳納一定數額的會員費,就可享受會員期內不限次數換穿的服務,每次可選擇3件,3件穿膩了馬上再下新單,每月不限次數。

玩具超人:進口兒童玩具、益智玩具租賃平台,提供0至6歲兒童玩具出租服務。

幸福紀:全球首創珠寶共享平台,採用“額度體驗”模式。用戶成為幸福紀的會員,就可以自主決定能擁有的平台珠寶體驗額度,零押金、零月租任意挑選總額不超過體驗額度的珠寶佩戴。

有喵租包:奢侈品品牌包租賃平台。用戶可通過有喵租包APP或微信訂閱號享受租賃服務,可選擇回收、鑒定、購買、洗護等服務。

(茂 邊整理)

(責編:閻夢婕、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