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拼音,一甲子與時偕行(評論員隨筆)

石 羚

2018年05月18日08:5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在小學第一課上朗讀“a,o,e”,造句本裡歪斜的漢字中夾雜著幾個拼音,或許是很多人難忘的童年記憶﹔發送微信,內容檢索,深夜“碼字”,每日工作生活中漢語拼音也發揮著巨大作用。今年是《漢語拼音方案》頒布60周年,走過一甲子,漢語拼音已經成為我們不可或缺的語言工具。

漢語拼音並不是第一個漢字注音方案,但卻是最成功的方案。直音法、讀若法、反切法等中國古代注音方法,需要一定的識字量作為基礎,不便初學者掌握。而近代以來,國語羅馬字、拉丁化新文字等注音嘗試,或過於復雜,或不夠科學,或不便於國際交往,多流於“紙上的藍圖”。站在前人的肩膀上,《漢語拼音方案》獨辟蹊徑,數易其稿,甫一公布,一錘定音,體現了“當代倉頡”的工匠精神。

在現代中國語言文字的改革進程中,頒布拼音方案,大大促進了普通話的推廣。秦代以降,“書同文”貫穿了整部中國史﹔然而,華夏大地山水阻隔,雅言、官話一直沒能“走遍天下”,“十裡不同音”雖有地域文化的特點,卻成為交流溝通的障礙。而拼音有效保証普通話在傳播中不變味、不走形,“為‘語同音’的千年夢想打通最后一公裡”。

漢語拼音的普及,見証著中國普及國民教育、提高國民素質、促進國家發展的歷程。新中國成立初期,拼音檢字法打通了說話與認字的界限,一本《新華字典》為中國文盲率快速下降立下汗馬功勞﹔改革開放后,經商潮、務工潮促成社會流動,普通話助力五湖四海中國人天南海北共尋夢﹔今天,方塊字借助國際通用鍵盤走進電腦和手機,拼音“拼”出不計其數的經貿大單、文化大餐,改變了每個人的生活,也形塑著當代中國的面貌。

近年來,隨著中國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少國家掀起了“漢語熱”,漢語拼音成為了解中國的先修課。在最新版的《牛津英語詞典》中,“Jiaozi”(餃子)、“Renminbi”(人民幣)赫然在列,拼音化的漢語詞匯逐漸被世界接受﹔去年,德國《明鏡周刊》曾以拼音“xing lai!”(醒來)為封面標題,折射出中國發展的國際影響。當漢語拼音從“中國標准”變為講述中國故事的“國際標准”,這把“語言鑰匙”也就成了世界的“文化橋梁”。

其實,拼音的發展史本身就印証了中國人立足傳統、擁抱世界的襟懷。“漢語拼音之父”周有光說:對於漢語漢字,起先是外國人為外國人而拼音化,后來是外國人為中國人而拼音化,最后是中國人為中國人而拼音化。確實,從四百年前利瑪竇為學習中文給漢字注音,到中國學者在語文運動中爭論漢字存廢,再到《漢語拼音方案》將拉丁字母用法中國化……“睡獅”醒來,中國重新找回了文化的根底與自信。

“The city of Beijing!”17年前,薩馬蘭奇宣布北京成為2008年奧運會舉辦城市時,有人發現漢語拼音“Beijing”取代了曾經國際通用的威妥瑪拼寫“Peking”。一字之差,透視出兩種拼法的地位起落。如今,鞏固認字工具、學前教育等核心功能,在信息媒介、文化交流等新領域開疆拓土,是拼音面向未來的任務。與信息化、智能化、國際化的時代旋律偕行,漢語拼音仍然大有可為。

(責編:高嘉蔚、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