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級連接”激活博物館的教育靈魂

2018年05月18日09:55  來源:中國教育報
 

今天是國際博物館日,今年國際博物館日的主題為“超級連接的博物館:新方法、新公眾”。“超級連接”指的是人與人、人與機器之間在網絡化組織或社會中的多樣性交流方式。這一主題體現著博物館方面窮則思變、與時俱進的決心與觀念。作為互聯網世界中的一員,現代博物館已不再滿足於“被連接”,正積極尋求主動連接他人的可能性。

1905年,著名民族實業家張謇在家鄉江蘇南通自費創建中國第一座現代博物館——南通博物苑,作為“開民智”的重要措施,開始了中國現代博物館事業的新紀元。時至今日,全國博物館近5000座,而且未來博物館的數量還將不斷增加,在很多城市,博物館已經成為了城市的名片,逛博物館也日益成為一種現代生活方式。

博物館,因其豐富的館藏、專業的介紹,本應成為學校開展教育教學工作的最佳場所。但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骨感的。回憶筆者的執教生涯,鮮有帶領學生參觀博物館的經歷。原因並不復雜。一來,校內教學工作繁忙,課程安排更是緊密。在學生課業負擔較重的情況下,前往博物館參觀學習的機會反倒成了奢侈品。二來,在這個互聯網技術空前發達的時代,參觀博物館並非學生獲取信息、接觸文化的首選渠道。對於校方而言,組織相關活動亦須勞心勞力。現場的秩序、學生的安全,都是不能不多加考慮的問題。博物館對學生來說成了一個日益陌生的場所,而它的冷清,更是公眾不願目睹的局面。

博物館豐富的館藏實物資料可謂其先天性的優勢。館內大量形象、直觀的教育資源完全可以為廣大青少年提供一方新天地。參觀博物館,可以將課堂上的抽象知識生動地轉化為他們易於接受的現實感受,從而引發他們學習知識的興趣與願望。可以說,博物館收藏的實物及其整體環境所內蘊的文化意趣,就是熏陶、激勵、教育青少年的絕佳教材。

“互聯網+”既然已是各行各業必不可少的技術手段,博物館自然不應落后於人。比如,湖北省博物館已可以通過“雲觀博”智慧系統,使觀眾足不出戶也可欣賞展覽中的文字、圖片、音頻、視頻,還能實現互動與溝通。上述技術手段,完全可以應用於課堂教學活動中。畢竟,直觀、形象的文物,遠非通過搜索引擎找到的千篇一律的資料可比,它們可使教師在日常工作中獲得更好的教學效果。對於不具備參觀博物館條件的地區而言,互聯網技術更是福音。讓農村與山區孩子也能毫無障礙地接觸到博物館中的豐富資源,正是“連接”的意義和價值所在。

“連接”絕不僅限於對技術手段的運用,博物館也應積極入世,讓博物館服務不再受限於固定的展廳與活動,把館藏資源主動“送”到社會公眾的身邊。自2015年始,廣東省博物館不斷把資源和服務向地鐵、機場、商場等城市專有空間推廣,借助其人流優勢,創造博物館與公眾的新連接。學校,自然也不該為博物館所遺漏。與其坐等學生上門,不如主動出擊,將博物館的優勢充分展現在年輕人面前。不久前,浙江省博物館就在浙江大學舉辦了博物館進校園活動。館方不僅派出了三位資深講解員,更是帶來了許多文物的復制品,比如玉琮王、玉璧,吸引了眾多同學的駐足。

物質形式上的連接容易實現,我們更應追求的是博物館文化與年輕人精神世界的無縫連接。如果說藏品是博物館的心臟,那麼教育就是博物館的靈魂。人們走進博物館,就是希望通過一件件藏品,打開歷史的恢宏畫卷,感悟古人的生活軌跡,增進對傳統文化的認同,培養對科學的興趣,了解社會發展的進程,從而獲得人文、科學素養的全面提升。要讓公眾尤其是年青一代與博物館有效連接,必須讓豐富館藏“活”起來,讓人們認同博物館的價值,在心靈上實現有效溝通。唯有如此,博物館才能真正成為所有人的精神棲息地,連接起我們的靈魂。(李勤余)

(責編:高嘉蔚、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