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語拼音溯源

2018年05月18日10:10  來源:科技日報
 

說文解字 

今年是國務院頒布《漢語拼音方案》60周年。你可知道,我們使用多年的漢語拼音不是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它的產生和發展是漢語語言社團歷盡千帆后的大智慧。

自從漢字形成並廣為傳播,利用什麼方式拼讀漢字(甚至外文)就成了一個大問題。我國古人很早就對此進行了探索,唐末五代時期的僧人守溫就曾創制過用30個漢字作為字母進行拼讀的“拼音方案”,並用來輔助僧侶學習梵文。

使用外文字母來拼讀漢字,較早的有500多年前西北少數民族,用阿拉伯字母創制“小經”以拼讀漢字。400多年前,耶穌會士在傳教過程中,將拉丁字母引入我國。使用拉丁字母標注漢語讀音的先驅者是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他在《葡漢詞典》和《西字奇跡》中均採用了這種方法。

1626年,法國傳教士金尼閣和友人王征在《西字奇跡》基礎上,編寫出第一部漢語拼音專著《西儒耳目資》。“西儒”即西方學者,“資”意為幫助,書名就是說:這本書中記載了一種幫助西方學者看和聽的方法。這一用拉丁字母拼讀漢字的方案著實可算為現代漢語拼音的雛形。19世紀,西方人為標注漢語方言讀音,設計利用了許多拼音方案著書,如英國傳教士馬禮遜編著了廣東方言版的《華英字典》﹔美國傳教士丁韙良撰寫了寧波話版的《鄞邑土音》﹔駐華公使英國人威妥瑪出版了北京官話版的《語言自邇集》。其中,以威妥瑪式拼音方案的使用范圍最為廣泛。今天清華大學和青島啤酒標志中使用拼寫“Qing”音的“Tsing”就是威式拼音的遺存。

1913年,辛亥革命后國民政府為昌明教育,成立讀音統一會,制定了《注音字母》方案。1926年,國語統一籌備會發表了《國語羅馬字拼音法式》。1931年,在海參崴舉行了中國新文字第一次代表大會,產生北方拉丁化新文字。在眾多方案中,社會各領域多數採用了《注音字母》。

1949年后,我國成立了獨立的文字改革委員會,繼續推進語文現代化工作。委員會於1952年決定採用拉丁字母而非西裡爾字母(俄文字母)標注漢語讀音。1955至1957年,在經過多方提案的討論和全國意見的征求基礎上,審定了《漢語拼音方案》(草案)。1958年,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五次會議正式批准《漢語拼音方案》。這是對300多年來漢語拼音化運動的總結,在全國范圍內統一了漢語讀音的標注規范。同年秋起,《漢語拼音方案》進入全國小學課堂教程中學習使用。

《漢語拼音方案》不僅對中國人影響深遠,同樣也得到了國際社會的普遍認可和使用。一個甲子以來,漢語拼音在幫助漢字識讀、普通話普及、外國人漢語學習和文獻索引等方面意義重大。必須說,漢語拼音出色地完成了“漢字的拐棍”這一輔助文字的任務,並將隨著信息化而獲得更大的發展。(余 悅)

(責編:高嘉蔚、寬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