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夏賀蘭山岩畫遺址遭遇洪水

千年岩畫 傷得不輕

本報記者 朱 磊 劉 峰

2016年08月26日09:2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工作人員在現場勘查岩畫受損狀況。

  本報記者 朱 磊 劉 峰攝

  21日夜間到22日凌晨、22日夜間至23日凌晨,寧夏賀蘭山沿山銀川、石嘴山段出現連續強降水。暴雨引發賀蘭山東麓銀川市西夏區、賀蘭縣、石嘴山市平羅縣沿線20多條溝道發生洪水。其中,蘇峪口溝22日1時16分實測洪峰流量達420立方米每秒,超50年一遇。位於賀蘭山東麓賀蘭口附近的賀蘭山岩畫景區內的岩畫遺址,在這次山洪中“受傷”不輕。

  賀蘭山在古代是匈奴、鮮卑等北方少數民族駐牧游獵、生息繁衍的地方。他們把生產生活的場景,牛、馬、鳥等動物圖形鑿刻在賀蘭山的岩石上。自上世紀80年代被大量發現並公布於世后,賀蘭山岩畫因其內容豐富、題材廣泛,成為北方岩畫的代表,受到國際岩畫界的廣泛關注。

  “分布在岩畫遺址區道路兩側的單體岩畫部分被洪水沖走,一些位於岩壁底部的岩畫被山洪中夾雜的石塊撞擊破損,遺址區內2000年以來陸續建設的基礎設施幾乎全部被洪水損壞。”談到損失,賀蘭山岩畫管理處副主任張建國心疼不已。

  幾百幅岩畫有劃痕或缺失、斷裂,7幅新岩畫遺跡被發現

  “洪水過來的迎水面高度估計在3米左右,夾雜著巨石,前所未遇……”當天夜裡值班的岩畫遺址區工作人員倪昊依舊心有余悸:“岩畫遺址區的幾條防洪堤都沖毀嚴重,泄洪溝旁邊的小山完全沖沒了,成了泄洪道。”

  走進賀蘭口溝口內,眼前一片狼藉,景區內人工修建的近400米的木棧道,有100多米被沖毀。修建的游客步行水泥游覽道,部分地方沖毀嚴重。瀑布景觀下方有座幾十噸的“大腳石”,被沖離原地30多米。

  “輸水管線、電力設施、通信設施、光纖、指示牌等,2000年以來建設的基礎設施全部毀壞。”張建國說,目前岩畫遺址區暫停游覽。

  洪水造成岩畫文物部分損失嚴重,岩壁岩畫100多幅有劃痕,172幅珍稀單體岩畫中暫時缺失15幅。“卷到泥沙裡覆蓋了,還有可能沖走了,正在進一步核查。還有一些被碎石撞碎的、斷裂的,受損程度相當嚴重,這個損失是無法估量的。”張建國說,慶幸的是,岩壁上位置較高的岩畫,包括25米高的“太陽神”沒有受損。

  目前,賀蘭山岩畫遺址的自救工作正在有條不紊地進行中。“今天早上已經開始清理遺址區泄洪溝內的雜物。我們將盡快修出一條簡易便道,盡早恢復游客參觀。”正在組織工人清理巨石的景區工作人員王永飛介紹。

  不過,在溝口西側的岩壁下方,在山洪的劇烈沖擊下,有7處此前未被發現的岩畫遺跡。“由於洪水沖走了部分原先覆蓋在岩石上的土層,使得這7處岩畫露出地表,其中一幅既類似人像又接近植物的岩畫尤為特別,很有科考價值。”張建國說。

  大水裹巨石、岩畫溝口狹窄是文物受損主因,復原很難

  賀蘭山岩畫享譽中外,是寧夏人心目中的“寶貝”。有網友質疑:“幾千年都好著呢,就是幾十年不遇的山洪就毀了,到底啥原因?”

  景區負責人介紹,賀蘭山岩畫本來就位於排洪溝兩側的岩壁上,發現和保護是自上世紀80年代才開始的,過去同樣經受過大洪水考驗,泄洪道裡遍布的碎石便是見証,只是那時無人關注。

  “山洪過后,之前溝裡常見的幾塊幾噸重的大石頭都不見了,被沖走了。”景區工作人員小王說,“這次洪水水量和來勢很大,洪水中夾雜著幾噸重的大石塊,最大的1人多高,裹沙石急流而下,破壞力相當強,加之岩畫溝口狹窄,呈峽口狀,對兩側岩壁的沖擊和破壞可想而知。”

  “日常我們更多的是在做文物保護和保護環境的工作。我們將吸取這次山洪災害的經驗教訓,以這次洪水流量作為恢復和規劃依據,遺址區的恢復建設必須達到抵抗50年一遇洪水的程度。”張建國說。

  “清理石塊、雜物后,我們將對文物受損情況進行評估。設計、規劃、出圖、專家論証得兩三個月,資金到位得一段時間。恢復建設時間會很長,恢復成原樣也很難。這將是長期的工作。”另一位負責人表示。

        《 人民日報 》( 2016年08月26日 11 版)

(責編:李彥芬、馬甜)

圖說寧夏

  •  
  •  
  •  
  •  
  •  
  •